新闻 体育 娱乐 消费 财经 汽车 申花 星声 大咖 教育 游戏 法律 投诉 沪语播报 侬好 街头WHO侃 魔都100 企业服务
新闻中心>民政挺慕十面埋伏

民政挺慕十面埋伏-中国十大美女排行榜

民政挺慕十面埋伏

2018年是民政党    最大转捩点

曾经雄锯北马   现在患得患失民政党本是雄踞北马槟城的政党,但是却因党最高领导对未来方向缺乏敏锐度,在不对的时空作出不对的决定,让整个党变得患得患失!

当年在林苍祐领导下,民政党迅速崛起,一度是国阵第四大党,成功将槟城从朴素渔村打造成先进州,工业蓬勃发展,加上旗下议员不曾与贪污滥权沾上边,留下可歌可泣的一页。

2018年,马袖强在领袖陪同见证下,把领航民政党重担交托给刘华才。

两年来,民政党在进与退之间的拿捏差强人意,非但为人所诟病,也让人留下向左右摇摆的投机印象,使到民政精神的基本分也大打折扣。今天的民政党就像政海中浮沉的一艘船,何去何从?如何重新定位?考验领袖的智慧,更考验领导层的敏锐。

目前,民政党似乎是一艘迷失在政海中的一条船,没有坚定的立场,不仅让基层领袖和党员无所适从,更让人民觉得民政党没有未来方向,这是刘华才领导政党的最大困境和迷思。

从1969年开始,民政党就一直和其馀国阵盟党联合执政槟州,直到2008年大选为止。由于国阵在2018年5月9日全国选举败选,民政党候选人全数败北,使该党于2018年6月23日宣布退出国民阵线。目前,该党80%党员为华裔,15%为印度裔,其馀都是巫裔或其他种族。

刘华才被谕为“蓝海策略”专家,不过,他在领导民政党过去两年的表现,却给人感觉患得患失。

同年9月16日,马袖强在出席第43届森美兰州代表大会时宣布辞去党主席职位。11月党选,吸引了许多年轻人参加竞选,致力实现重建党的承诺。刘华才博士获选为第6任全国主席,他承诺重振民政党,并会带领民政党在马来西亚建立独立的第三势力。

2019年7月,民政党反对淡小将于2020年起教导爪夷文的决定,并于同年8月发起一场全国性的签名运动,向公众收集反对者的签名,并将签名提交给政府。2019年9月该党入禀槟城高庭,挑战联邦政府强制教导爪夷文的决定,希望可以制止这项政策的执行。

“蓝海博士”的困境有“蓝海博士”称誉的刘华才在民政最脆弱时期,临危受命领航民政大宝号。据党内人士形容,他的确是民政最勤于奔走的政治领袖,过去两年,南上北下出席党内大小活动,这种精神确是值得称赞。

同月,民政党宣布将针对希盟政府自2019年1月起公布的政策和决定,发布季度和年度评估报告,以监督希盟政府施政表现。

民政挺慕十面埋伏

由于人民对国阵特别是巫统极度反感,造成民政党的槟州政权在2008年3月8日大选中被连根拔起,此后就每况愈下。2018年509大选,民政党在槟城建立超过半个世纪的桥头堡,宣告全军复没,从这个曾经主导槟州政权的政党,从辉煌打回原形、回归起点。

这项宣布,是在政坛盛传国盟有计划在开斋节后,进行圆桌会议,讨论来届大选的议席分配前夕。自然很容易给人产生错解,断言刘博士的宣布是要保住民政党的政治脉博,避免在来届大选与国盟和希盟展开撕杀。在有限资源下,若民政党要想借着“第三势力”在三角战中突围而出,会是非常艰辛的征途。

2020年2月,民政党介入了挑战马来西亚华淡小宪法地位的诉讼,也针对一名要求废除中文字的宗教司报警。民政党也抨击希盟政府没有履行第十四届全国大选有关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诺。

2018年大选后退出国阵单飞的民政党,尽管什么都没有,却依然没放弃与人民同在的服务工作。作为一个独立政党,原本就进可攻、退可守,好的政策可以支持与配合,不良政策可继续呛声。然而过去两年,一次又一次的反复支持动作引来漫天风雨,是何缘故?

【民政小档案】马来西亚民政运动党(英语:Malaysian People’s Movement Party,简称民政党),成立于1968年3月24日,自那时起,民政党尽管面对形形色色的内忧外患,但民政党的力量却不断地增强。

美中不足的是,民政在丹绒比艾国席补选之前,声色俱厉的喊出石破天惊的“第三势力”,口号虽然未响彻云霄却是耳熟能详。然而在这场本就不被看好的补选中取得区区1707票后,似乎已经禁声。接下来出现欢迎阿兹敏加入、支持马哈迪领导及慕尤丁政策的种种动作。

民政党的林苍祐精神向来是该党最津津乐道的精神,然而新一代领导人似乎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向左摆向右靠的急转弯政治立场与动作是最大诟病,即使服务人民的意愿仍然强烈,却始终给人急功近利的不良印象,即使这可能是外在的主观想法,在资讯发达年代,若无法摆脱这种印象,前路将是堪虞。

分析报道:张瀚中、巫伟强民政党全国主席刘华才博士通过线上新闻发布会,赞扬现任首相慕尤丁的抗疫及经济振兴政策,虽然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一项说明,却因为在错误的时机,表达令人猜疑其背后动机的言论,引来党内外人士强烈抨击。

民政党在非势力范围的丹绒比艾插上一脚,加深与马华的牙齿印并惨败收场。

今天的民政党尽管将槟城列为前线州,喊出第三势力,但是在政治动作上缺乏明确方向,让有心人形容为“姣婆守不了寡”的政党。外头炮声隆隆,里头各有算计,无疑将民政党大宝号打造成寻求“政治庇护”的一艘船,陷入亲者痛、仇者快的处境。

2019年3月,民政党庆祝创党51周年,党庆主题是“振兴民政,重新起航” (‘Revitalize Gerakan, Sail Anew’)。民政党在中央和各州举办各种强调党未来方向、革新和第三势力的活动。刘华才誓言重振民政党昔日光辉并夺回槟州执政权。

2018年大选后,是民政党的最大转捩点。国阵在第14届全国大选惨败,清楚说明人民拒绝国阵政府。因此,在2018年6月23日,由马袖强率领的民政党领导层决定脱离国民阵线,并表明将建立独立的第三股政治势力。

然而,高庭在2019年11月裁定爪夷文是马来西亚国语的一部分,同时可以在华淡小教导学生。同年12月,民政党发起了另一场以反爪夷文为主题的明信片运动,分发了五千多张明信片,以征询公众对爪夷文政策的反馈,然后将其发送给教育部。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民政挺慕十面埋伏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tousu@民政挺慕十面埋伏

本文来源:民政挺慕十面埋伏 责任编辑:刘彻的母亲 2020年06月06日 15:20:00

精彩推荐

©1996-民政挺慕十面埋伏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友情链接: